化解煤炭产能 山西煤化工企业何去何从?

2016-02-29
      进入2016年,国家层面对化解产能过剩出大招了。先是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吹响了煤炭去产能的总动员号角,明确了煤炭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路线图,成为未来几年经济新常态下煤炭行业脱困升级的行动指南。

  地方也很快对政策进行了跟进,山西省煤炭工业厅近日召开了春节后首次厅务会,会议提出,尽快编制完成山西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初步方案,按照国家要求和山西省委、省政府的规定,扎实推进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

  可见2016年化解过剩产能将成为很多行业的工作重点。而作为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两个重要领域——钢铁和煤炭都和下游化肥、煤化工等息息相关,那么接踵而至的淘汰落后产能将对下游煤化工领域产生哪些影响?本来就产能过剩的煤化工行业今年又将何去何从?中国化工报记者走访了煤化工大省山西。

  上游产能淘汰——企业气源不稳

  2月19日,阳煤集团总经理裴西平在阳煤丰喜泉稷公司调研时要求,丰喜集团和泉稷公司要关注全国尿素生产及市场行情动态变化,考虑国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政策调控下,压缩煤炭钢铁产能对焦化产能的影响,做好长远打算,提高企业盈利能力。

  而就在去年11月,阳煤丰喜泉稷公司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生产装置正式投产。该生产线的设计原料气主要来源于周边稷山县西社焦化园区几家焦化企业提供的焦炉煤气,因受压缩煤炭产能对焦化产能的影响,周边焦化企业的产能目前不能正常生产,提供给泉稷公司的焦炉气不到原设计的三分之一,已经给这个刚投产企业的经济运行带来了不少困难。

  无奈之下,现在该公司原本作为辅助气源的水煤浆水冷壁清华炉生产的煤气成为了主力军,成为裴西平所说的“做长远考虑”的主要方向。

  和泉稷公司同样面临焦炉煤气危机的还有位于山西省新绛县煤化工业园区的山西丰喜华瑞煤化工有限公司,为该公司供气的山西高义煤焦化公司,受焦化企业去产能影响,目前处于停产状态。“这样每小时就少给我们企业供应1.5万立方米焦炉煤气,企业经营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华瑞公司总经理薛晓宾对此非常着急。

  记者从山西省经信委了解到,目前山西省由于受焦化去产能、甲醇价格偏低的影响,有三分之一焦炉煤气制甲醇的产能不能正常运转,企业状况不容乐观。

  相反,受去煤炭钢铁等产能等因素影响,一些没有减产的焦炉煤气就在为找客户犯愁。

  例如,位于山西省河津市的阳光集团,正在为该公司7万立方米/小时的焦炉煤气的出路找客户。阳光集团的焦炉煤气供应给该公司附近的中铝山西分公司,但由于受中铝山西分公司工艺路线改造的影响,焦炉煤气的去处成了该公司担心的大问题。

  “我们正在考虑和丰喜集团合作,新上焦炉煤气制合成氨、或LNG,或把焦炉煤气铺设管道送给泉稷、华瑞公司,但这都需要时间。”阳光集团的相关负责人万分心焦地对中国化工报记者说。

  也有部分企业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找到供应方非常关键。我公司18万吨/年合成氨和60万吨/年的复肥生产线投入运行,消化了原母公司华鑫集团焦化企业供应给山西宏特煤化工有限公司的焦炉煤气,使我们的产业链条得以完整接续,我们目前的情况比较好。”山西华鑫肥业股份公司总经理卫都管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

  2月22日,在山西阳煤丰喜泉稷能源有限公司包装车间,该公司员工正加紧生产、包装、装运尿素产品,以确保春耕用肥及时发运到东北、华北等目标市场。泉稷焦炉煤气综合利用项目自去年投产以来,尿素最高日产达1537.75吨,生产负荷已达90%以上。

  本身产能过剩——多思路谋出路

  业内人士指出,上游淘汰产能对下游产生了影响,而下游过剩,市场不佳反过来也对上游冲击较大。例如,当前以无烟煤为原料的企业吨尿素平均生产成本在1500元左右,使用新型煤气化技术的企业平均在1200元左右。目前尿素每吨的销售价格是1200元左右,这样采用新型煤煤气化企业有明显的优势,使用无烟煤的企业面临的冲击比较大,一大批能耗高的无烟煤氮肥生产企业将会被淘汰。这不但对氮肥企业造成深度影响,对供应无烟煤的阳煤集团、晋煤集团也造成深度影响。

  但记者在采访中,也感受到企业无奈中透露出的希望,他们认为,煤炭过剩、淘汰产能导致的煤价、电价的下降,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将会进一步促进产品成本的降低。同时随着国家淘汰落后产能、安全环保力度的不断加大,一些难以为继的企业会选择停产或减产,将为部分企业腾出更大的市场空间。

  山西晋煤天源公司变换系统改造项目,可改变目前该系统蒸汽消耗高的问题。该项目将系统反应热由“移出再回收”改为“内部直接消化”,项目实施后,高压蒸汽总用量减少约20t/h,按每吨蒸汽成本120元计算,年经济效益约1900万元。

  面对严峻的形势,很多公司都推出了不少措施应对。

  山西阳煤丰喜肥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广民在2016年公司生产经营动员会上指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家淘汰落后产能加快等外部形势和公司产业结构不合理、装置落后等问题,要在做好动力改造,降低产品成本的同时,利用公司技术、人才、管理方面的优势,积极谋划公司转型与发展。

  李广民说,一是延伸产业链,开发车用尿素、水溶肥、专用肥等高附加值的尿素、复合肥下游产品,发展芳烃、烯烃等甲醇下游产品,实行产品升级,扩大利润空间。二是关注陕煤集团水煤浆管道入晋动态,利用水煤浆低成本优势,及早谋划发展项目。三是结合平陆公司热电联产项目,建设一套年产10万吨双氧水项目。四是以三维丰海为基础,建设一套年产1000吨草铵膦原药项目和一套年产3000吨麦草畏原药项目。项目一旦确定,要调配各种资源,集全公司之力,确保早日投产见效。

  “工艺决定成本,成本决定市场,市场决定生存,可持续绿色环保高效的工艺是我们与时俱进,矢志不渝追求的目标。”阳煤集团总经理裴西平在该公司2016年党政工作报告中指出,低水平重复建设和产品价格断崖式下跌是造成无效资产庞大、经营质量严重下滑的根本原因,必须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全面、迅速研究盘活存量、处置余量的针对性方案,因产品价格下跌导致资产闲置的非煤企业,要放眼行业一流,研究制定工艺技术改造方案和降本增效措施;扭亏无望的企业,果断进行资产重组。

  裴西平表示,投资风险控制是关系企业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因素。对亏损项目、在建项目和新开工项目逐一组织专家评审,对亏损项目的工艺路线、节能降耗、管理漏洞等要素进行“把脉”,及早制定扭亏措施;对在建项目投产后的效益进行重新测算,经测算无法实现盈利的,立即缓建停建;对新开工项目,以产品售价历史低点为参照,组织效益评价,瞄准行业一流,优化工艺路线,保证项目成本竞争优势。

  “2016年煤化工产业,以盈亏平衡为底线,利润最大化为目标,测算确定薪酬指标。亏损企业下限计发工资,盈利单位薪酬与利润增减挂钩考核。”裴西平要求煤化工产业要全力推进提质增效,一是组织项目达产达效。原则上不再开工新项目,要把资金、技术集中到现有装置改造上来,保证现有装置全面扭亏。下属三维集团抓紧盘活苯酐、顺酐法BDO等闲置资产,大力推进EVOH、PVB等转型发展项目;丰喜集团推行企业承包、自负盈亏试点;深州化工尽快实现聚酯级乙二醇满负荷生产;电石化工继续争取直供电优惠政策。二是强化技术创新。尽快消化吸收煤制乙二醇、煤制烯烃、化工新材料等现代煤化工核心工艺和关键技术,推动美国GTI煤气化技术引进和合作,加快甲醇苯烷基化技术、丁二烯氰化法制备己二腈技术、甘氨酸技术开发示范工程装置建设,推进特种PVC树脂实验研究,形成阳煤化工自有技术。三是探索产权多元化、资产证券化、管理平台化的具体路径,由职能管理型向产权经营型转变。

来源:中国化工报